纖維肌痛症之非藥物治療

pain

周承慈、殷濬遠、伍映儒

高雄醫學大學心理學系碩士班臨床心理學組

林宜美教授編修

「我的腹部劇烈疼痛,我感覺我的肌肉正在拉扯我的腸子…」

  Lady Gaga為一名家喻戶曉的明星,正當事業巔峰時,在演唱會的前夕宣布休息,令許多粉絲感到惋惜與不解,事後才得知是罹患了纖維肌痛症(fibromyalgia)。Lady Gaga在每次演出前,總要透過針劑與藥物來舒緩疼痛,這個神秘的疾病讓許多人感到困擾與痛苦。

  近年來,生理回饋與神經回饋之新興心理治療方式,已證實在頭痛、中風、尿失禁等多種症狀之療效,對纖維肌痛症患者也具有潛在與正向的效果,讓我們一起來看看這些方法如何幫助纖維肌痛症患者吧!

一、什麼是纖維肌痛症?

  纖維肌痛症是一種複雜的疼痛症候群,臨床上常發現病人有慢性、廣泛,且非關節性的疼痛,患者容易因為輕微的按壓而感受到疼痛。在英國每100人就有2人飽受纖維肌痛症的困擾,女性罹病機率比男性高。患者通常伴隨著多種生理與心理症狀,例如:睡眠障礙、慢性疲勞、認知功能缺損、憂鬱與焦慮情緒等,進而導致生活品質下降。

  過去研究發現纖維肌痛症主要的病因為中樞神經系統過度敏感化(central sensitization),藥物治療僅能改善部份纖維肌痛症的症狀。生理回饋與神經回饋以操作制約為主要治療理論,是一種非藥物的心理治療,近年來研究發現可改善纖維肌痛症患者的疼痛與伴隨而來的生理與心理症狀。

二、什麼是生理與神經回饋(Biofeedback and Neurofeedback)?

  生理回饋與神經回饋藉以心理生理學理論為基礎的治療模式,透過評估個案的身心症狀與生理訊號,例如:心跳、呼吸、肌肉電位,與腦波等,並將這些訊號轉化成可以辨識的數值,以視覺或聽覺等方式回饋給個案。

(一)、肌肉電位生理回饋(electromyography biofeedback, EMG-BF)與療效

  EMG-BF主要透過感測器測量皮膚表層的肌肉活動,人在緊張與緊繃時,肌肉電位上升;放鬆或休息時,肌肉電位下降。個案在治療師的引導下,針對臨床問題學習拉緊(例如:尿失禁)或放鬆肌肉(例如:焦慮、壓力),透過視覺或聽覺回饋方式讓個案學習控制肌肉緊繃與放鬆程度,達到治療目標,減輕臨床症狀,增加自我效能感。

  Glombiewsk、Bernardy與 Häuser (2013)系統性文獻回顧與後設分析四篇EMG-BF對纖維肌痛症患者之療效,治療位置以肩頸、前額、前臂肌肉為主,約進行6-16次療程,每次訓練時間為30分鐘、1.5小時、3小時不等,當個案可以降低肌肉緊繃度時給予視覺或聽覺回饋。結果發現EMG-BF可以有效降低個案的疼痛、疲憊程度,並提升生活品質(Babu et al., 2007; Buckelew et al., 1998; Ferraccioli et al., 1987; van Santen et al., 2002)。

(二)、神經回饋訓練(SMR/theta比值、alpha波、SMR波)與療效

  神經回饋又稱腦波訓練,主要透過感測器測量頭皮表面的電位活動,以反映大腦活動狀態。感覺動作頻率(sensorimotor rhythm, SMR; 12-15 Hz)是在大腦感覺運動皮質(sensorimotor cortex)的腦波,感覺運動皮質主要負責處理身體的基本感覺(例如:痛覺)。SMR波與體感覺的抑制有關,提升SMR波可達到視丘皮質的抑制機制(thalamocortical inhibitory mechanisms),進而降低疼痛感的傳遞,達到中樞去敏感化(central desensitization)的效果,並增加大腦神經可塑性(neuroplasticity)。SMR/theta比值的神經回饋主要在感覺運動皮質區提升SMR波、同時降低theta波,以提升SMR/theta比值,進而改善個案的臨床症狀。

        alpha波(8-12hz)與放鬆反應及自我調節(self-regulation)有關,過去研究發現慢性疼痛患者大腦之alpha波減少、 beta 與 theta 波增加(Jensen et al., 2013),纖維肌痛症患者之alpha波與SMR波有異常的現象(Donaldson, 1998)。因此,alpha波神經回饋訓練透過提升大腦alpha波,以改善個案的情緒症狀。

        Torres等人(2021)針對37位女性纖維肌痛症患者,進行7週20次的神經回饋、每次20分鐘,提升右側感覺運動皮質區(C4)的SMR波,並降低theta波(亦即增加SMR/theta 比值),當患者可提升SMR/theta 比值則予以視覺與聽覺回饋,結果發現神經回饋訓練可有效抑制患者中樞神經過度敏感化的現象,並改善患者的疼痛、疲勞等生理症狀;降低焦慮、社交與憂鬱等心理症狀。

       Wu等人(2021)針對80位纖維肌痛症患者,神經回饋組在感覺運動皮質區(C3/C4/Cz)進行8週共20次神經回饋,每次30分,前4次(療程1-4)提升alpha波,中間12次(療程5-16)提升SMR波,最後4次(療程17-20)患者可選擇要進行alpha波或SMR波神經回饋訓練,當達到目標給予視覺回饋;控制組接受8週各10分鐘的電話支持團體。結果發現神經回饋組在疼痛量表、纖維肌痛症狀量表、持續性注意力的錯誤率均顯著下降,同時也發現入睡時間顯著縮短。

小結

  三篇研究結果皆顯示,生理回饋與神經回饋對於纖維肌痛症患者具有顯著療效,透過這些研究,你是不是也看到了治療纖維肌痛症的一線曙光了呢?生理回饋與神經回饋也應用在憂鬱症、焦慮症,或其他身心症狀上,甚至做為追求高峰表現(peak performance)的運動員、企業家等潛能激發的訓練,有機會不妨也體驗看看生理回饋與神經回饋帶來的改變吧!

參考文獻

Babu, A., Mathew, E., Danda, D., & Prakash, H. (2007). Management of patients with fibromyalgia using biofeedback: a randomized control trial. Indian Journal of Medical Sciences61(8), 455-461. https://doi.org/10.4103/0019-5359.33710

Barbosa-Torres, C., & Cubo-Delgado, S. (2021). Clinical findings in SMR neurofeedback protocol training in women with fibromyalgia syndrome. Brain Sciences,11(8),1069. https://doi.org/10.3390/brainsci11081069

Buckelew, S. P., Conway, R., Parker, J., Deuser, W. E., Read, J., Witty, T. E., … & Kay, D. R. (1998). Biofeedback/relaxation training and exercise interventions for fibromyalgia: A prospective trial. Arthritis & Rheumatism: Official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College of Rheumatology11(3), 196-209. https://doi.org/10.1002/art.1790110307

推薦閱讀

我要留言…

Shopping Cart
回到頂端